用来放文存档的私留地

【K】【尊礼】烟灰

作为一个成年男人,宗像并不讨厌抽烟。

有些东西一旦植下根来,就会渐渐成为身体某种根深蒂固的习惯,好比香烟。

但宗像礼司讨厌一切任何入侵他身体的东西。

他天生自有一股控制欲,Scepter4,或是王的力量,对他来说都如握在手心里的刀一样毫无区别。他要实现一个目标,然后某些东西需要为他所用,仅此而已。

香烟也一样。

这种东西,抽得多,会上瘾。

所以宗像从开始抽烟那天起就不允许自己沉溺于其中,他渴望把所有东西掌握在股掌之中,包括一支烟。

用理智的外壳包裹,然后在灰白色的烟雾中紧抓着自我,在一呼一吸中,隐秘的思绪化为烟灰掉落。宗像不喜欢思考太多,但他也知道某些时候需要给自己透透气,所以他决定到外面散散步。

只给一支烟的时间放纵自我。宗像跟自己约定。

 

这个世界上存在着很多跟偶遇一样巧合的事。不过作为青之氏族的王,宗像很肯定自己成为王这件事上不需要用上任何偶然性。

王之所以为王,是不需要理由的。

他只需要随着命运的河流漂流,而后自会来到该来的地方。宗像甚至对成为王的瞬间没有什么记忆,仿佛他从出生起就该在这个位置上呆着一样,他自然地接受了自己成为青王这个事实,并且迅速地重建起Scepter4。或者换个角度来讲,也许也存在着自己之前的人生只是为了遵循石板的引导成为青王这个可能性也说不定。

从遇到另一个跟自己对等的存在开始,宗像对于成为王会造成困扰这种想法并没有过多的深入探讨。他不太清楚那个热衷于喝酒睡觉抽烟的赤王是不是也一样这么想,不过显然,赤王所在的HOMRA一众并不这样认为。

从学院岛回来的时候,他从高处看到HOMRA二当家的表情,对方对着那些随着雪花飘上天的红光低声说了些什么,这让宗像意识到,那些身在HOMRA的人,应该不多不少地想过“如果周防不是王的话”这种问题。

或许,除了周防尊本人。

 

想到这里,宗像走下了那条小石梯,上次来的时候还是冬天,如今已是夏天将至,冰雪消融。

对于已成事实的事情不作疑问,而是在事情发展成那样之前让其尽可能按照自己期望的轨道发展,这是宗像自信而又行动力超群的原因之一。他太清楚世上并非万事如意,但却依然期望如此,这该不知道算是他对自身命运的自信还是自以为是。

他喜欢的香烟是Sobranie,不呛鼻,清淡的薄荷味道,抽的时候这种不浓不烈刚刚好的烟草味恰好让他保持一个放松而又保持理智的状态,在那个时候他处于青王和宗像礼司的交界,像是踩钢丝似的。可惜的是,这世间无法如他所愿的其中一件事就包括——无论如何,他都无法说服另一个人改抽Sobranie。

“太淡,没趣。”周防如是评价道。

说这话的时候,宗像看着周防把烟塞到嘴里,深深地吸了一口,半响,心满意足地呼出长长的一口气。

“我不喜欢LUCKY STRIKE,那种烘焙过度的味道就跟你一样蛮横又难以理解。”

周防轻轻地笑了一下,“别说得好像你吸过一样。”

“我……”

周防用嘴阻止了宗像无休止的反驳。他轻轻地抓着宗像的头,宗像的唇上除了Sobranie清淡的薄荷味,似乎还沾了些微雪的冷意,吻上去凉凉的。他很满意现在的状态,相比起言语上的交流,周防更喜欢直接的接触,尤其是对方还是个多话的人。两个人嘴上的烟味让他们的吻带着与以往不同的味道,周防呼出的LUCKY STRIKE的烟味,滑过嘴唇直接冲到宗像的肺里,让他喉咙干痒难忍,但是周防依然紧紧地抓着他的肩膀没放手。

除了另一种情况,很少有东西能如此霸道直接地侵入自己的身体,宗像终于忍无可忍地推开了周防。

“你在干什么?”

“给你尝尝LUCKY STRIKE的真正味道。”

“对着别人的嘴里喷废气真是失礼。”

周防没听到一样把烟重新含进嘴里,“虽然嘴上说着不喜欢,但你并没有抗拒。”

宗像明白他想表达什么,LUCKY STRIKE太呛鼻,如果是吸烟不久的人第一次吸这种烟,一定会咳嗽半天,他回击了一个嘲讽的微笑,“我跟你不同,我有公职在身,吸烟会影响公务员的形象,更何况我不想因为抽烟过多而死于非命。”

“呵……人总是要死的。”

“如果你现在戒烟的话就不用那么早死。”

“那还是得死,只是迟早”,周防索然无味地打断了宗像,眼窝下的阴影让他看上去颓靡不振,“我们现在说的是抽烟的事情。”

“我们现在说的确实是抽烟的事情。”宗像反驳道,他的内心涌起一股烦躁,但却无计可施,于是重新点燃了一支Sobranie。

仿佛刚刚的争执不存在一样,周防和宗像接下来都只是抽着烟,不再说话。

在沉默的空气中,只余两屡青烟随风飘散。

 

回忆起这些的宗像再次确定自己并不喜欢LUCKY STRIKE。

他看了眼夹在手指中间的LUCKY STRIKE,这支烟本来不属于他,是他从周防那里得到的。暗淡的红光从烟头处透出,明明灭灭,却并不熄灭。

香烟在他从Scepter4走到学院岛的期间已经燃烧了大半,宗像却没吸过一口。

他仅仅是看着这支烟燃烧,像当初看着周防倒在他怀里一样,看着一些东西一点一点地流逝,最后像从来没存在过一样消融在雪地里。

任何人都有鬼使神差的时候,所以宗像对他自己又重新走到了故地并不意外。

像之前跟自己约定的那样,他有一支烟的时间。

他细细地看着四周,周围的环境很快跟回忆重叠了起来。

就在那个地方,宗像可以确认——那时,他在周防倒下之后,也随之倒在那里,然后他看到周防的口袋里跌出了一包香烟。

LUCKY STRIKE。是周防最喜欢的LUCKY STRIKE。

除了那个不愉快的吻之外,宗像确实没真正抽过LUCKY STRIKE,他考虑了片刻,最终把那支快要燃烧殆尽的烟放进嘴里,吸了一口。

味道跟记忆中的有点不同,不过依然透着一股子暴烈难挡的焦味,吸上去就像被烈火烧焦了的香草一样难闻。

实在不明白为什么他会喜欢这种玩意。宗像想道,直到周防死后他也依然不明白。

不过他还是坚持吸了下去。只是老天没给他太多的时间吸完这支烟,细碎的雨丝噼里啪啦砸到他的烟上,看样子很快就要浇熄了。

现在已是四月天,远方的乌云预示着接下来将是一个漫长的梅雨天气。

雨势越来越大,冲刷着一切。世间的喜怒哀乐,似乎都能随着落下的雨水流向远方。

宗像忽然想起那晚一直回响着的HOMRA的口号。

他扯出一个讥讽的笑容,“有一件事,周防你错了。” 

然后宗像把嘴里的LUCKY STRIKE扔在地上,用力踩了几脚,刚刚还亮着的烟头亮了几下,很快熄灭了。

 

他终究还是不喜欢LUCKY STRIKE。

对他而言,LUCKY STRIKE并不是什么幸运的表现。

烟虽然灭了,但留下的是记忆的灰烬。


【END】

评论
热度(5)

© 直至时光终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