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来放文存档的私留地

【K】【尊礼】新年快乐

补一下新年贺。
在期末死线前写的小短篇,大家随意看看就好。
迟来的跟尊礼说一声新年快乐,希望今年你们都能好好的><


==============================================


周防今年依然毫无例外地被拉去了神社参拜。

事实上他并不是很喜欢这种人多的场合,而吠舞罗也不像是个会向神明祈求保佑的组织,毕竟在外人眼里跟黑社会混混无异的他们向神明渴求庇护,实在有点好笑。

不过外人的看法暂且放在一边,在草薙眼里,新年参拜可是关系到新一年酒吧的经营状况的头等大事。而且,草薙今年少有地板起了脸说教起来:“尊你啊,这次大难不死可是要好好多谢神明啊,别人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说你也该差不多一点了吧,也许这是神明给你的最后一次机会呢……”

周防躺在床上哼了一声,他不信神也不信佛,硬要说的话他只觉得这次运气好,或者还得感谢那个捅他一刀的家伙刀法不错,让他还能从死亡边缘上捡回一条命。

倒是草薙说教完毕有点伤感,“那个家伙或者正是没好好向神明祷告才被惩罚了……”

有的人还有很长的时间,而有的人却再也没这样的机会了。

 

周防向着人流逆行起来。

在跟草薙参拜完毕之后他就决定离开这个人流汹涌的地方。即使草薙一度挽留他让抽上一支签,但是他依然皱起眉头,“那种东西没意义。”

这并不是过分自信,而是即使失去了王的命运加护,无论是抽到上上签还是下下签,周防依然认为这种行为毫无意义。在还是王的身份的时候,这么多年新年参拜他无一例外抽到的都是上上签。但所谓的王,也许本身就是下下签的存在。

周防想不到词汇来形容这种情况,只会单纯地认为“那种东西没意义”,而如果那个依然受王的命运加护的人在的话,他可能会将其形容为“悖论”。

准确点说,是命运的悖论。

 

在人流延绵不断地涌向神社的中心时,周防依然执着地向相反方向前行。他高大的身影在人群中更显突兀,身边已经开始有人用奇怪的眼神盯着他看。

然而周防只是笑了起来,只要跟周围的人有一点不同就可能被孤立,这种孤独感并不只在王与氏族中存在。

对周防来说,他眼下只是想去看看那个依然拿着下下签无法放手的家伙。啊,如果刚刚他顺了草薙的意,只要抽到的不是下下签,他就能拿着一支中签或是上上签狠狠地嘲笑对方了。

——所以,你就给我好好等着吧。

 

宗像一行来到神社的时候正好是午夜。

这个时间明明是新年最多人来神社的跨年之际,然而他们的行动却并没受到人群的阻碍。这得益于国常路的手下给了Scepter4一点方便,给他们指引了一条隐秘而没什么人的山间小路。虽然走山路也给他们带来了一点不便,因为Scepter4全员穿的都是非常正式的和服,要注意脚下污泥避免溅上和服身上也不容易。

除夕也是Scepter4一年中少有的私下集体出动的时间,因为没了被室长戏弄的顾虑,Scepter4全员都到齐了。

当然,毫不意外地,这次初诣会先由室长作为代表抽取代表Scepter4全年运势的签,之后才是各人的私人抽签。

在全员期待的目光下,宗像手里拿着的是如往年一样的上上签。

道明寺率先发起了欢呼,紧接着Scepter4的气氛活跃起来了,其余成员开始陆续地进行抽签,站在一旁的宗像甚至听到了有人低声念叨“求神明大人今年赐我一个女朋友”这样的祈祷。

他为这样可爱的愿望微笑起来,淡岛在抽了一支中吉的签之后走到了他身边,用有点感动的眼神看着宗像手里那支小小的竹签:“真是太好了呢,室长。”

“啊。”

宗像明白他这个女下属心里在想什么,在十几天之前,当他缓缓走过那条桥,她用的也是类似的眼神望向他。

如释重负的目光。

带着绝处逢生的喜悦。

在所有人都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之后,没比现在更好的状况了。宗像想。

 

在新年初诣之后,Scepter4解散各自行动。

宗像用了之前来神社的那条山路走上了山头。在那样广阔的视野里,能看到山下神社的人群如同沙粒一样细小,然而在神社的灯光映照下,每一颗沙粒都映照出微弱的光,犹如生存在深海里的萤火虫。

如果氏族是那些安静地生存着的萤火虫,那王,是怎样的存在呢?

不知道是否受到他思绪的召唤,宗像看到远处隐隐亮起了一点光。山上的凉风其实挺猛烈的,高处不胜寒这句话从来不假,然而那点光却没有熄灭,依然执着地向他靠近。

是萤火虫吗?

在宗像这样认真地思考着的时候,那点光灭了。

 

紧接着他感觉到有人在黑暗里抓住了他的手。

 

宗像几乎是条件反射地要把对方来个过肩摔摔在地上。

然而那点光又刹那间亮了起来,映照出一张熟悉的脸。

宗像看到拿着打火机的周防忍不住笑出了声,“啊……”。

他的语气很轻快,带了一点“你也有今天”的意味。

周防当然能明白宗像笑声里的含义,哼了一声作为回答。

“没能力的日子过得如何?”宗像打趣道。

“确实有一点麻烦”,周防并没把手里的火灭了,在那点微弱的光衬托下,显得他有点愁眉苦脸。

“您还能站在这里就应该感谢神明大人了。别嫌弃这嫌弃那的。”

“有人跟你说了一样的话。”

“哦?”宗像思索了一下,随即明白周防所指的是那个Homra的二把手,“您应该少给您身边的人添麻烦。”

“新年就少说教了。”周防闷闷地说道。

然而他的话音刚落,便被黑夜中响起的第一声烟花声所掩盖了。

新年的第一场烟花要开始了,宗像果然如周防所料并没有理会他,而是开始认真地观赏起那些热闹地绽放的花。

过了一会儿,宗像的声音随风吹了过来,“您的伤,如何?”

“如你所见”周防挠了挠头发,“如果道歉的话就不必了。”

“您可真够大口气,难道不是应该跟我说声感谢吗?”

“跟捅我一刀的人说感谢吗,哪怕是你们口中尊敬的神明大人想必也不会如此大度吧。”

“……”

“如果你想道歉的话”周防转身看向旁边的人,“跟我去抽个签吧。”

 

周防和宗像再度去到神社的时候,已经是门庭冷落了。

赶在零点初诣的人渐渐散去,跟之前的热闹相比,这样的清净对于周防和宗像来说刚刚好。

虽然宗像强调自己并不想向周防做出所谓的道歉,他们之间向来只是做各自想做的事,并不会因为对方而做出任何改变。然而他还是和周防一起来到了神社门前。

简直糟糕透了。宗像叹了口气,即使对方是失去了王的身份的普通人,他依然对周防毫无规律可言的胡闹无可奈何。

“之前来新年参拜竟然也不抽签,您也太无视习俗了吧。”

“这习俗也不知道是谁定的。”周防咕哝了一声。

宗像瞪了他一眼,周防好像对规矩之类的东西有逆反心理。最近很流行的一个叫什么中二病的词,宗像觉得这个词如果安在周防身上也不错。可惜他们也不是中二的年纪了。

周防拿起签筒,也没闭上眼,就直接拿着摇了几下,很快的就掉出一支竹签了。

对于周防失去王的身份后首次求得的一支签,宗像还是有好奇心的。所以他凑了头过去,当看清楚周防手里的签时,他笑了起来。

是下下签。

“这运气真够差的”,宗像嘲讽地说道,“果然不再是王,您的运气就一落千丈吗。”

周防倒是毫不在意,对着宗像摊开了手掌,“你的呢?”

“如您所见,当然是上上签了。”

“拿来。”

“干嘛?”

周防没再理会露出洋洋得意的笑容的宗像,他迅速抓住了对方的手,把那支上上签夺了过来,然后把自己那支签塞进宗像手里。

宗像目瞪口呆地看着他:“拿别人的上上签换成下下签,您真够过分的。”

周防勾起了笑容,现在宗像那支上上签在他手里了,宗像的手腕也在他手里,周防只是笑着说:“扯平了。”

“更何况”,周防把宗像拉进怀抱里,“我觉得我的下下签比你的上上签还顶用。”

 

“宗像,新年快乐。”


【END】



评论(1)
热度(10)

© 直至时光终老 | Powered by LOFTER